你说你想要逃,偏偏注定要落脚。

【喻黄叶】吊桥效应(1)

#人物ooc慎入#

#看了那么多喻黄叶,似乎作死的都是黄少,那么,如果,作死的是喻队呢#

 

“前辈,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叶修知道他又做梦了。

 

  第一次时难得惊慌,第二次时略带难堪,第三次时诧异,如今他已面无表情。他冷静地看着喻文州,几乎是在喻文州开口的同时,他在心里默念:

 

“那时候不论是谁在前辈身边,前辈都会动心吧。”

 

  十九个字,和面前的喻文州说出的一字不差。

 

  虽然是在做梦,可是叶修却是第三视角,他又一次看见自己甚至可以说有些狼狈的对喻文州说了声“抱歉”,转身后越走越快。

 

  这可不像他的风格啊。叶修叹了口气,等到他醒来,必然是要找根烟抽抽的。他其实不喜欢烟,只是烟可以使他镇定。哦,张新杰当初还给他列了份抽烟的危害来着,啧,可惜找不到了,大概是哪天心情不太好,给他折成纸飞机扔着玩了。

 

  思绪飘的略远,叶修也没想到他还能在自个儿梦里走神。回神一看,梦境果然又到这一步了——他和黄少天上床了。

 

  怎么想都想笑,可不是吗,刚表白被拒绝就和别人混一块儿去了,那个别人还是他表白对象最好的朋友。乖乖,幸亏喻文州不喜欢自己啊,不然这个双重NTR真是……

 

  不过他还是要为自己挽个颜的,他叶修可不是那种“当不了你女朋友就当你妈”的人,他和黄少天那叫做真真儿的意外。简单来讲就是黄少天的一个疯狂私生粉,疯狂的给黄少天下了药,然后疯狂的黄少天把走错房间的他疯狂的上了。

 

  哦吼,谁能想到去参加个全明星周末,不仅没要到男朋友,还睡了个炮友。该死的当天他怎么就走错楼层了呢。

 

  也许不是傻傻的走错了,叶修撇撇嘴,也许他就是想去一下蓝雨选手那层,就是想试试能不能睡一睡喻文州的床,沾沾他的味道。

 

  梦到第二天清早,他自己和黄少天大眼瞪小眼,叶修知道,他就要醒了。似乎很多天了,他都没能睡个安稳觉。叶修轻手轻脚的有意避开呼声震耳的魏琛下床,然后轻车熟路的走到上林苑的一楼,打开电脑,随手拿了张账号卡刷入荣耀。

 

  叶修不是个喜欢回忆的人,他是典型的现实派,他不看过去,不想未来。可这样的他,偏个就栽在喻文州手里了。看着电脑屏幕上一跳一跳的战斗法师,他忍不住回想自己为何会喜欢上喻文州。

 

  第一次见喻文州,他还是那个蓝雨训练营的吊车尾。那时他们蓝雨的队长魏琛几乎是无奈的无数次向自己吐槽这个“不干事”的尾巴,以至于他那次参观蓝雨训练营时,下意识便找到了那个手速极慢的新生。

 

  喻文州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叶修想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一个“龙牙”伤害成功拉回了BOSS的仇恨。叶修没和魏琛说过,其实他第一眼看见喻文州,便已了然他不是池中之物。

 

  正是因为和他想的不一样,他才会那么关注喻文州。正是因为他那么关注喻文州,他才会越来越喜欢他。喻文州,喻文州,文州,名字好听,人也好。

 

  温柔的劝自己戒烟,任劳的帮自己分析,信任的和自己并肩,喻文州都做到了。可是他独独没有做到喜欢他。

 

  手上的BOSS残血了,叶修也没心情感怀啥了,果断一波流了。打完BOSS的叶修伸了伸懒腰,目光瞄到桌上日历的今天被他用红笔画了个圈。是啊,今儿,文州的生日。

 

  所以他昨晚或者说今早才又开始做这个陆离的梦吧。去年,喻文州生日那天,叶修终于对喻文州表白了。在那之前,他想过无数种可能,会被拒绝当然也在其中。但是他万万想不到,喻文州居然会这样回他:

 

“前辈,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叶修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他尝试着,居然连假装洒脱都做不到。他清楚喻文州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哪怕喻文州吐出“恶心”两个字,他都不会有这么大反应。

 

  吊桥效应: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错把由这种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才产生的生理反应,故而对对方滋生出爱情的情愫。

 

  他不需要百度也能把上面那一段背出来,因为在他告白失败后,他读了这段话上百遍。

 

  叶修苦笑,他胆子从来都不小,敢叛逆离家出走,敢潇洒解约嘉世,敢嘲讽以一敌众,却在感情上面犹豫。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顺理成章说出他心意的机会。

 

  他等到了。去年文州生日那天,他去G市旅游,迷路了。他真的不是有意的,他只是想在这一天离喻文州近一点,却没想过打扰他,索性干脆爬了个山。

 

  然而等叶修察觉到不对时,天色一渐晚,哪儿都会出现的拐子,巧了就给他遇上了。虽然他体力不是很好,但奈何他网游混迹多年,猥琐流自成一派,不过多久就甩得三个男人无影踪。

 

  确认安全后的叶修第一个反应便是拿沐橙要求他买的手机打电话给喻文州。他原本只是要听听他温和的声音,可喻文州是个什么人,当即便听出了不对劲。约么一小时后,喻文州出现在被冻到瑟瑟发抖的叶修面前。

 

  黑暗中,叶修看不太清喻文州的表情,当属于喻文州的身影一步步走近,他蓦然有种想哭的念头,他忍不住了:“喻文州,我喜欢你。”不大不小的声音在回荡。

 

  随后,那句每每叶修午夜梦回都会听到的话来了:

 

“前辈,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他知道。

 

  他的心意可能再也传达不出去了。

 

  他也知道。

 

  第二天从那张凌乱的床上爬起来后,他又知道:

 

  他和喻文州,再也没可能了。

 

TBC.

妈呀,失策,黄少还没给我放出来ORZ

 

评论(7)
热度(114)

© 煜人节 | Powered by LOFTER